陜西人才網

【新聞360】122名職工的訴求

“工會安排的翟律師、薛律師來啦!”3月28日上午8點多,位于307國道邊的鹿泉市法院的門前,職工三五成群地站立著,等待開庭時間的到來。雖然昨夜下了春雨,但霧霾仍未散去。大家看到兩位律師的到來,似乎找到了“主心骨”,也看到了維權獲勝的希望。

這次開庭,兩位律師將代表122名職工,與河北興華特種水泥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為興華公司)對簿公堂。職工的訴求主要是兩項:按規定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及其他社會保險、發給經濟補償金。

■工會第三次法律援助

作為水泥建材企業的興華公司,它與企業職工之間的基本養老保險的參保爭議,可謂由來已久。

2008年,曾有67名職工(堅持訴訟的有59名職工)狀告興華公司,訴請單位為職工參加養老保險。受省總工會指派,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的翟永建、薛軍卯律師,全程參與了案件的審理和調解。

當年,案件在這個只有二三百名職工的興華公司內部引起不小的波動。公司在廠內貼出紅紙黑字的“安民告示”,大意是參加訴訟職工的訴求并不合理、不合法,未必能勝訴;再者,如果企業敗訴,未參加訴訟的職工也會享受相同的待遇,等等。

這場職工集體勞動爭議,在鹿泉市法院李順川法官的努力下,雙方達成調解意見,職工分別獲幾萬元不等的補償。

第一場官司之后,興華公司很多職工的基本養老保險參保問題仍未解決。不過興華公司勞動用工管理方面還是發生了一定的積極變化。2012年11月,又一批職工離開企業,再次為經濟補償和參加基本養老保險,與企業發生爭議。導致了第二次的勞動爭議訴訟。

2013年,劉琳等22名職工,再次得到省總工會法律部的維權支持,省總工會安排翟永建、薛軍卯律師提供法律援助。目前該案仍在處理之中,尚沒有結果。

2014年3月,又有一批職工找到省總工會,強烈要求工會提供法律援助,解決122名職工與用人單位的勞動爭議。

 ■沒有公章的勞動合同

122名職工分屬于興華公司的東西兩個廠區,大家選舉了5名職工作為代表,與兩位律師一同步入法庭。經過安全檢查,核對旁聽名單和來者的身份證,鹿泉市法院允許30人進入法庭旁聽。其他職工未能進入法庭,大家在法院門口等待,不肯離開。

記者未能持身份證進入法庭旁聽,等鹿泉法院有關部門走完所謂的“記者旁聽庭審”程序,最終允許記者旁聽案件時,庭審已經結束了。5位職工代表和兩位律師介紹了庭審情況。

勞動合同書是關鍵證據,也是職工主張權利的基礎證據?墒,職工手上的勞動合同書,有的加蓋了單位的公章,有的只有職工的簽字,卻沒有單位的公章。

翟律師說,2013年開庭時,興華公司的代理律師,對沒有單位公章的勞動合同書一概否認。這次庭審,單位的代理人沒有在有無單位公章上糾纏,對未加蓋公章的勞動合同書予以認可,使庭審速度大大加快了。

趙玉卿是化驗室的化驗員,也是一名職工代表。她介紹了職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情況:原來的勞動合同是一年一簽,期限一年。職工與單位打官司維權后,職工的合同期限變成了9個月,名義上成了“季節工”,實際上,另三個月內,職工要“隨叫隨到”;第二年仍到單位上班的,按每天4元錢,單位發給“生活費”;職工在勞動合同上簽了字,車間負責人就以單位加蓋公章為由,將勞動合同書全收走了。職工想要一份,是很難的。有的部門負責人被職工“鬧”得沒法了,才將勞動合同書給了職工。如此下來,就出現這種狀況。

 ■“申請書”揭出參保新情況

庭審中還是出現了“突發狀況”,讓翟律師、薛律師始料未及。單位的代理人提出了職工簽名的“申請書”,以證明是職工本人放棄了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,而不是單位不愿意為職工參加。

翟律師說,兩次代理職工訴訟,不知道“申請書”的存在。開庭之前,這些職工也未提及,這真是訴訟中的一個新情況。若說是職工自愿放棄參加社保的,是不合常理的。參加社保系法律強制性規定,不是說誰一紙申請就可以放棄的。何況職工在企業就業多年,放棄參加待遇較高的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,反而“自愿”去參加農村居民養老保險,是不能讓人相信的。

職工代表王強是燒成車間的職工,他自1995年5月到單位工作。面對“不簽《申請書》就按臨時工待遇”的威嚇,他斷然拒絕了單位的簽名要求。他說,企業把職工分成三類:一類是夠退休歲數的,不簽勞動合同,也不用簽《申請書》;二類是簽了《申請書》的,企業發給一二百元的補助;第三類是“臨時工”。

 ■企業困難維權不易

3月28日,記者電話聯系了興華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長石全喜,提出了采訪要求。石全喜說,“因為大氣污染治理,企業已經停產,廠里幾乎沒有什么人了,再者已經打開官司了,我們不接受采訪!彼說,擔任企業負責人已經有十幾年了,很多問題的形成有歷史原因。

“若按職工要求補繳基本養老保險費,那得好幾百萬元,這個企業就不存在了”。鹿泉市有關方面對職工維權行動,有的采用了“推”和“拖”的慣用手段,有的則一直在強調企業經營不容易,基本上站在了企業的立場上。

對于職工們的勞動仲裁申請,鹿泉勞動仲裁委以“社會保險請求屬于行政行為,本委不予受理”,將職工們推到了法院。

對此,翟律師和薛律師說,122名職工中,企業已經為部分職工繳納了2013年6月至11月的社會保險,這根本不同于企業整體未參保、整體欠繳,而屬于社會保險行政機關執法的情形。并且,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《關于我省勞動爭議案件若干疑難問題處理的參考意見》第一條第1項的規定,本案也屬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圍。

“企業按規定每月繳納社保,何至于形成現在一次補繳數百萬元的局面”。第二批訴訟的職工代表劉琳打了一個比方:一家子為蓋房子攢錢,攢了好多年,真正蓋房時才一次性拿出來。企業以生產經營困難為由,想不依法補繳社保,既不合法,更不值得同情。

本報將繼續關注本案進展。

■本報記者賀耀弘

推薦資訊
江苏7位数17202 微信怎么建房玩斗牛牛啊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规则 怎么融资买股票 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 15期倍投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历史记录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福彩开奖直播现场 pk10论坛 王中王六肖必中特